首頁 > 未分類 > 建築八卦陣/富士康與深圳速度

建築八卦陣/富士康與深圳速度

2010年6月7日

Source from 聯合新聞網

【聯合報╱本報記者陳宛茜】2010.06.06

當富士康陸續傳出跳樓新聞時,網上流傳各式各樣的謠言。有人訴之鬼神,有人則半憤慨半玩笑地提出一個一勞永逸的方法─請郭董限制工廠的高度。

深圳是一個被「低估」的城市,這裡指的是高度。上世紀曾有三波摩天高樓傳奇,分別是1930年代的紐約、1970年代的香港與1990年代的上海。1980年代得了「高樓症」的深圳,可算是第2.5波,瘋狂程度甚至超過前三座城市。可惜深圳缺乏前三座城市那樣的「國際地位」,因此提到高樓都市時,很少人想起深圳。

1980年,鄧小平正式批准深圳為經濟特區。5年後,53層樓的深圳國貿大廈,以「三天一層樓」的建造速度,為大陸摩天高樓建築的城市競賽開跑。10年間,深圳湧現數百棟高層建築,被當地媒體稱為「深圳速度」。1996年,深圳地王大廈再以「九天四層樓」刷新「深圳速度」,成為亞洲第一高樓。

「深圳速度」因高樓得名,表現在各種層面:從1980年到1990年,深圳生產總值增長了50倍、國民收入增加了44倍、居民存款增加了122倍;從1980年到2010年,人口從20多萬人增至2000多萬人,成為中國第一個消滅了農村建制的城市……這些數字再加速了高樓長高的速度。

潛入深圳富士康做調查報導的年輕記者說,它並非人們想像中的「血汗工廠」,這裡的設備齊全而優越,待遇標準而規範。

深圳也是這樣一個都市。它不乏花園、綠地,到處都是pub、小吃街和美容養生店,擁有多座主題樂園,甚至還蓋了一間世界最大的書店提供精神食糧。深圳最有名的主題樂園就叫「快樂谷」─這樣一個填滿快樂元素的都市,為什麼讓人快樂不起來?

富士康不是特例。2006年衛生局公布報告,18歲以上深圳市民罹患精神障礙的比率為21.1%,自殺人口達2000人,皆名列全國第一。

富士康事件中,輕生者多為大陸所謂的「80後青年」。這些在1980年代出生、和「深圳經濟特區」一樣年輕、理應一樣充滿活力的工人,選擇了另一種「深圳速度」,結束了他們的生命。這裡的「深圳速度」,指的是生和死的距離。

他們出生在一個開始信仰速度的年代,來到一個充分信仰速度的城市,最後成為速度的見證者。

不遠處的上海,正藉世博向來自中國各地的遊客大打「城市,讓生活更美好」的廣告。以城市為名,各展館以如夢似幻的數位電影媚惑觀眾,邀請他們加入城市和摩天高樓,宣稱以上兩者才是解決新世紀人口遽增等種種問題的良策。

跳樓事件後,媒體拍到富士康招工處依然人潮洶湧,成千上萬來自大陸各省的人離開家鄉,來到深圳的高樓底下,開始往上攀爬。

這讓人想起重拍無數次的經典電影「金剛」。來自荒島的金剛受美女引誘來到紐約、爬上高聳入雲的帝國大廈,最後一躍而下。這部電影誕生在1970年代、也正是世界第二次陷入「高樓症」的年代。

在這個強調「城市,讓生活更美好」的高樓時代,資本主義就像那位風姿綽約的美女。當你看到金剛懸吊在摩天大樓的電影畫面,會不會也悚然一驚?

【2010/06/05 聯合報】

No related posts.

Related posts brought to you by Yet Another Related Posts Plugin.

filip 未分類

目前尚未開放評論的功能。